365you棋牌城官网_365棋牌偷分_365棋牌刷金币书架365you棋牌城官网_365棋牌偷分_365棋牌刷金币书架

365you棋牌城官网_365棋牌偷分_365棋牌刷金币书架,专注分享365you棋牌城官网_365棋牌偷分_365棋牌刷金币,365you棋牌城官网_365棋牌偷分_365棋牌刷金币欣赏和365you棋牌城官网_365棋牌偷分_365棋牌刷金币摘抄借鉴写作的好网站!???收藏本站??
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 - 小故事 - 鬼故事 - 正文

半夜不要一个人上网

类别:鬼故事日期:2015-05-28人气值:

  

? ? ? ? 夜色轻柔的降临在香橙,这个国际化的大都市,夜色蒙蒙,而船只漂泊,一个巨大的钢铁水泥城市,星星点点,如此的灿烂,如此的柔美。海水轻柔的荡漾起来,黑色的海水,寂静的彼此的交错,浪花之中,泛出来一种腥涩的咸味,一种苦涩的味道了。

  “呜呜~”游艇轻柔的发出声音,而微风轻柔的吹拂起来,在香橙的夜晚,一切如此的清爽,犹如秋高气爽一样。

  我坐在船舱内,就这么眺望海岸,我一身白色的衬衣,还有蓝色的长裤。而我拿起那个红色玫瑰当作标记,就这么期待将要和我会面的人。作为一个24岁,将要迈入25岁的年轻人,我依然无法改变这种浪漫。我不相信网络能改变一切,可是至少我相信,网络能改变命运。

  我眺望远方,感觉到一种柔情,或许被吸引,也或许强烈的,沉浸在那种美妙的情怀之中了。

  我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,在游艇上,我的思绪如此的澎湃,而我知道,这次出门,我的内心激动不已,而一切的一切,都要从一个月前说起。

  那个夜晚非常的奇特,那是一个月色朦胧的夜晚,就好似今天晚上一样。不过中原地区,寒风凛冽,每天到了晚上,不得不穿上厚厚的衣服。老房子吱吱的到处灌风,而每天到了夜色中,张牙舞爪的枯树,印制在我的窗帘上。伴随朦胧的月色舞动,发出凄惨的声音。

  “叮叮~”“喂~你好~这里是喜麟凤祥的家!好!我是张化!请问您有什么事情吗!现在是凌晨3点!”

  “嘟嘟~嘟嘟~”伴随电话的挂断,而我重新陷入到睡眼朦胧之中。

  “嘀嘀~”电话第二次响起了,而我这次轻柔的拿起电话。“您好!我是张化!请问你有什么事情吗?”

  “你爱我吧?”一个女人的委婉声音,似乎十分得可怜,也十分的痴情了。作为一个情窦初开的24岁男人,对于我而言,我经常看电视连续剧的,那些空虚的富有女人。喜欢电话骚扰陌生的男人,或许由此,发生一段艳遇,也说不一定。

  “小姐您好!本人专治少女怀春!美妇骚扰!你说吧!”

  “嘟嘟~”电话再次被挂断了。

  当电话第三次想起来的时候,想不到传真机开始工作了。“滋滋~滋滋~”一份传真打印在那里,上面是这样写的。

  “张化先生您好,我们是香橙L58国际公司,您注册的域名L58.cn侵犯了我们公司的知识产权!我们已经提交亚洲中文域名仲裁委员会!请您与1月31日之前,赶往香橙报道!过期不候!视为自动放弃。L58集团亚洲香橙办事处。”

  “天~不会吧~”我拿起传真机上的纸,而我感觉到,一种不祥的念头了。

  香橙是一个国际地区,前往那里,首先要申请护照,因为域名关系重大,所以不得不亲自前往,虽然我对于英文一知半解,而我相信亚洲仲裁公司,是讲究法律的。所以我拿了几千块钱,以去香橙国际旅游的名义,前往这里,一方面处理法律事务,我更加相信。这次答辩,我并非恶意侵占,只要对方把我的差旅费归还,我就把域名还给他们。这也算我的一点点底线吧。

  “呜呜~”游艇轻柔的开过了港湾,而游艇要围绕香橙观光的,自从吃上神秘的域名官司以来,我就感觉到一种莫名奇妙的不祥之感,每天晚上深夜,总会有一个女人给我打电话说,爱我吧?我真的要发疯了,我不知道哪一个美丽迷人的女人,如此的疯狂~一样都是凌晨3点,同一个时间,准确地说,是凌晨2点58分。

  这种骚扰持续了一段时间,终于有一次,我好奇的诉说起来了。“小姐~我爱你~就让我们见面吧!你的方式太奇特了!你有雅虎通号码吗?新浪UC号码也好!最好用新浪的视频,比较稳定!要不你给我发一个电子邮件吧!记得先给我发一个照片!或者登陆我的新浪博客留言,我也开博客了!给我一个你的视频,放在新浪播客也好啊!”

  几天之后,我的搜狗邮箱,收到了一个神秘的电子邮件。标题是“给心爱的张化”,上面用红色的印记淡淡的写着。“爱是一种永恒,来爱我吧!”那是一个女人修饰非常漂亮的图案,是用玫瑰花的形态拼凑而成的。上面还有简单的个人介绍。

  “我是一个期待爱的成熟女人!我等待浪漫的王子,开启我的胸腔,带走我的心肺!”“心肺?好奇怪的祝福?”我好奇的点击鼠标,我想应该是错别字。我下载里面的附件,我轻柔的解开里面的压缩包,而我感觉到非常的惊讶。

  系统自动生成了一个文档,上面写着“文雅丽的夫人的玉照”。我感觉到一种心跳,一种好奇。对于这种新奇的方式,我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了。有时候,我期待一种艳遇,可是我首先,做好了再上一次当的准备。

  “啪~”里面是几张照片,第一张,她是一个雍容华贵的**,她优雅的戴上一个帽子,面纱轻柔的垂耸下来,遮掩她的俊俏脸蛋。她风韵犹存,能看出来,是一个?妙徐娘。她一身黑色的长裙,她的**轻柔的浮显出来。而她不失去端庄,束缚略微丰美的腰肢。她轻柔的拿起真丝手套的美手,抚摸自己的帽沿。她坐在椅子上,似乎在眺望远方,那是媚力迷人的海边。

  她的**穿上肉色的**,轻柔的交叠在一起,她的高跟鞋摆放在一边,而她曲起自己的**美足,每一个细嫩的脚趾头,涂抹了红色的脚趾甲,纤秀软润。她似乎散发一种不可抗拒的诱惑。连照片上,淡淡的透出一种清香,一种美味。

  我看了之后,感觉到好像还是可以的,毕竟作为一个40岁的风韵成熟女性,你不能要求太高。我感觉到,她的容貌,还算说得过去。只是在那里犹抱琵琶半遮面,我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了。怀着忐忑不安的心情,我急切的翻开第二张。

  我感觉到心跳一点点加速,这种浪漫的激情,谁知道应该说什么才好呢?就好像你拿起扑克牌中的一面,却希望欣赏更多了。

  我轻柔的翻开第二张,想不到第二张,是一片空白。我再打开第三张,我惊讶的发现,上面写着“来吧!带走我的心肺!”竟然发了一个非常血腥的图案。

  只见上面,一个光头裸体的女尸,平静的躺在一个解剖台上。她的光头纤柔骨凸,骨感的美韵诱惑,白韵迷人。她的眼眶弧凹,她的眼睛略大轻柔的睁开,已经凝固和僵硬了。她的眼角浮显鱼尾纹,她的鼻梁纤秀弧凸,她的嘴唇薄韵诱惑,发出一种紫色。她的端庄心形脸蛋,苍白可怕。那是死人的脸蛋,轻柔的浮显一些尸体僵硬的尸斑,绿色以及红色。

  她的脖颈纤秀,浮显皮纹。她的肩膀骨感美韵,她的双手轻柔的摆放在那里。她的**兜积,松弛的兜软黄润,她的乳晕松弛红韵,**膜凹弧软。她的肩膀那里,整个身体,呈现一个Y形态的解剖口子,她的**分开,她的胸腔暴露,里面是可怕的红色肺部,心脏,也已经凝固了。

  女尸的腰肢软润诱惑,略微浮显肉褶,她的腹部浮显妊娠纹和剖腹产的刀口。她躺在那里,腹部也被掀开,里面浮显她的肠子,肝脏什么的。看上去一眼,几乎翻胃了。她的骨盆方韵迷人,骨感宽韵。她的阴穴白软风骚,**松弛条软,膜张的红软细润。她光了白花花的大腿,躺在上面。她的大腿浮显橘皮纹,肌脂腻积圆韵诱惑,她的小腿纤润,浮现尸斑和疤痕。她的脚踝浮显深入的镣铐疤痕,那是长期佩戴脚镣的结果。

  她翘起自己的脚丫,她的脚丫骨感窄润,脚趾头性感的挤并迷人,痉挛蜷缩。她的脚板苍白,她的前脚掌弧凸美韵,侧脚掌弓绷柔软,她的脚心弧凹白软,脚后跟腻积美韵。她的脚趾头,挂上一个标签,轻柔的晃动起来。上面还有一个数字。“20061031”

  后面的照片,更加的骇人听闻,只见一个戴上口罩的小护士,伸出来白色橡胶手套的美手,深入这个女尸的腹腔之中,将里面的肠子掏出来,鲜血淋漓的肠子,非常的可怕了。里面的内脏,絮软的黄色脂肪,还有一些尸斑液体,交错在一起,真的令人难以形容了。

  “刷~”我趴在那里,半天没有恢复过来。我过去都是自称张大胆,天不怕,地不怕。看鬼片放快进,一边看鬼吸血,一边喝汽水。看鬼吃人的时候,我可以吃大肥肉都面不改色。可是今天,我感觉到猛然被惊吓了一跳,全身僵硬,在那里发抖,难受,恶心~我痛苦万分~我只是希望,一切只是一个恶作剧。而这种持续的骚扰~实在是太可怕了。

  我翻开第四张,第五张,上面都是关于女尸的解剖。还有女医生和护士摆出来造型的。我感觉到非常的奇怪,而上面的小护士,掏出来她的心脏,放入了一个精致的盒子里面,甚至在那里,翘起自己的****,坐在尸体上,摆出来一种风骚的造型。一双性感的白嫩小脚丫,踩踏进入了尸体的腹部,轻柔的拨开,玩弄里面的血肉。一双嫩脚顿时鲜血淋漓,看的心惊肉跳,不寒而栗。

  在第六张,我怀着好奇的心理,我惊奇的发现。还有一行小字。“2006年10月31日”还有一个英文,拼写模糊了,好像是V开头的。似乎是手持数码相机拍摄的,光线不是非常的清晰。而解剖台,也有一个V字。

  “V?”我怀着忐忑不安的心情,陷入到一种恐惧,一种沉默之中了。我感觉到一种瞬间的心跳加速,一种痉挛无比,难以形容的韵味。或许欣赏这个淡淡的裸体女尸解剖图片,让我感觉到毛骨悚然。一种犹如电击一样的痉挛了。反而这一切,强烈的引发我的好奇心,让我产生了一种希望了解的欲望。

  “照片看了吗?”“看了!我对于您的照片感觉到一些本能的!”我打算说反感,可是考虑到她是一个女人,也可能是一个喜欢恶作剧的女人。所以我打算保留一些尊严了。

  “好感!我就知道你这么说!嗯~我是一个孤独的女人!我很希望别人能理解我!”她在那里窃窃私语,声音有些胆怯了。

  “我能体会出来夫人!”我习惯性的问候起来,对于**,总是保持彬彬有礼的姿态。

  “我的丈夫死了!”“是吗!太不幸了!我表示沉默!”我尴尬的面对电脑,就这么熟练的交谈起来了,因为雅虎国际电话交流,我感觉到那一头,似乎是一个不幸的女性。

  “你能来看看我吗!我很寂寞!”“我们素昧平生!”我轻柔的诉说起来,而我已经能感觉到,网络那边一种冷漠,一种欲望的炙热了。“你又给我发了那样的照片!我很好奇!第一张是你!还是第二张是你呢?”我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这么询问,我故意反讽她了。

  “能看出来你很英俊!我喜欢英俊的年轻男人!”她回避我的话题,干脆不说了。“你认为呢?你想想看看我吗!”

  “我的摄像头?哦~”我关闭了摄像头,可是我发现,摄像头是关闭的。我打算打开,可是怎么也打不开,我这才发觉,摄像头根本没有通电。

  “那么你怎么知道呢?”我就这么好奇的询问起来。

  “因为我用心在看!我能看到你!”“为什么不用视频~哦~什么声音!”我的倾听,似乎感觉到什么震动,屏幕波动了一下,然后中断,可是没有多久,又恢复了。

  “我掉线了!年轻的先生!听说你在投资域名!”“是吗?您怎么知道呢?”我这下子更加的好奇了。“需要我给你发一个清单吗?”

  “不~我只要一个!你爱我吧!L58.cn”“那不行!现在有人因为这个控告我!我如果转让给您,可能血本无归!您可能因为诉讼,丢失这个域名!”我非常诚恳的诉说起来。

  “重要吗!你真的爱我!就送给我好了!我会帮助你的!我会帮助你赢得你所需要的东西!”

  “是吗~我要去香橙!那里是亚洲域名仲裁中心!对方在那里起诉我了!我必须去应诉!否则会失败的!”我轻柔的诉说起来,而我十分好起这个美丽的女人了。

  “这么晚了!你还在聊天吗!你不得觉得你自己很傻!难道你相信网络另外一段的一个老女人吗!”她似乎哀伤的诉说起来了。

  “怎么会呢!对于任何女人而言!她们都是美丽的!这样我看今天聊天的投机!我送给您一首诗歌吧!我的原创~”我即兴的发挥起来,而我作为一个作家,虽然怀才不遇,可是相信,我还是有满腹才华的。

  “献给美丽的夫人!爱情之花如此的滋润!在深夜中枯萎!在甘露中绽放!红颜的玫瑰!你如此的优雅!黑暗中哭泣!一个人默默的忧伤!你是如此的美丽!深夜的滋润!把你安慰!”

  “好了~好了~”她似乎非常的高兴,发送过来一个玫瑰。“我希望见你!我在香橙!”

  “可是我要申请护照什么!我~”我诉说起来。“你不是要迎接官司?嗯~我会帮忙你的!我认识一个大律师!保证能让你获胜!”

  “太感谢您了!真的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,如果我能获胜!我们今天这么投缘!我就把这个域名送给您好了!”我轻柔的赞美起来。“我会好好爱你的!美丽的夫人!”

  “晚上不要一个人在上雅虎了!”“为什么~”我反问起来。“你听说过QQ鬼故事吗?”她反而好奇的挑逗我。“人不知道对面,和你聊天的,是鬼还是人!”

  “那是竞争对手捏造的!网络的谣传!您的聊天非常有意思!能看出来!您是一个博学多才的女人!期待和您的见面,只是我不知道!如何才能认识呢!”

  “带上我给你的玫瑰花!它会保佑你好运的!”她轻柔的诉说起来,而她说完这个,就断线了,再也联络不上了。

  第二天,我从新闻中知道,原来海底光纤被地震断裂,雅虎还有msn等完全和海外中断了。不过幸好,我们昨天交代的差不多,这样避免尴尬了。

  从交谈中,这个女人陆续地告诉我,她是一个孤独寂寞的女人,她希望被人宠爱。而我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,很快就要约定见面了,正好地点竟然也是香橙,顺便旅游,并且会见网友,这是一举两得的美差了。而她似乎精通英语,如果能有一个人帮忙我打官司,就更好了。

  我把解剖照片的事情,当作一个插曲,而我希望淡淡的,把一切都给忘记了!有时候,那些空虚孤独的贵妇人,总是希望找到英俊潇洒的男人。这样一来,一番热烈的爱情故事。我翻看她送给我的照片,里面还有一份情书以及自我介绍。

  “我是一个富有的女人!我很空虚!我有自己的产业!可是我没有自己的爱人!我希望爱我的人!能来和我分享一切~文雅丽~”

  一番回忆,我又回到了现实,而我感觉到内心的激动,甚至有些迫不及待,我不是一个风流的文人,可是我希望,维护我的权益和公正了,至于说贵妇人的风流艳遇!其实在我的内心中,感觉到一种期待,一种盼望。

  “张先生!”“是的!”“文雅丽夫人希望见您?”“好的~”“请跟我这边来!”跟随服务生,我迷迷糊糊的来到了船舱后面。

  “哎呀~我的玫瑰!”我的手一滑,玫瑰脱落了。我本能的弯腰去捡。而我朦胧中,突然感觉到,被人背后狠狠的敲击。而我一下子昏厥过去,就这么被人抱住,一下子丢弃下去了。

  “扑通~”冰冷的海水刺激我清醒,而我这个时候发现自己的额头略微流血,我疼痛的希望喊叫,可是船只早已经远去了。

  “救命~救命啊!”我大声的喊叫起来,而我不知道等待了多久,我感觉到身体一点点冰冷了。这个时候我的大脑反复的思索一些问题,我反复的思索,比如说网友会见的基本要素。以及各种事情,可是我想,我一个来自中原地区相对贫瘠的年轻人,能有什么值得别人谋财害命?就算为了一个域名,也不至于杀人灭口啊?

  “哦~”我抚摸自己的额头,而我感觉到一点点昏厥过去。就这么在冰冷的海水中,我挣扎起来,缓缓的失去意识了。?

上一篇:水鬼索命
下一篇:鬼妻